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月明梨花白

风轻夜露重,月明梨花白;拂面垂杨柳,因何不胜哀!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【原创】黄土地的祭礼  

2013-08-06 08:24:12|  分类: 散文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五月八日,忙完侄女的婚礼,十日即陪同母亲日照省亲。日照虽说离即墨并不远,但长达三小时的旅途劳累,相对于年近八十的母亲来说,也是一道严峻的考验,不放心母亲独自一人的旅程,遂请假前往。

落座,打开车窗,颠沛的行程中领悟逐渐深重的绿意。曾经,极其喜爱赤脚踩在泥土上的感觉,仿若生命中平添了绿色精灵的平和与宁致,仿若无形中插上了羽飞的翅膀。但现在已很少抑或是已不再想亲为了。泥土的芳香,泥土的亲近,在钢筋水泥拱筑的世界变的是那么遥不可及。人作为生命过客的承载者,离土地很近却又很遥远,匆匆中,一闪即过,又或者应该说土地才是生命中的过客。

到姨妈家时,已过午时。离姨妈家院墙尚远,母亲已迫不及待的高声喊了起来“姐,姐!”一阵急促的脚步声,转瞬间姨妈已拉开了院门,身后是姨父深褐色的面孔,如同黄土地般的质朴憨笑。老俩口已经吃完午饭,正要相伴去菜地压芹菜苗。没有过多寒暄,进屋吃点东西,稍作歇息,随即自告奋勇的要去帮忙种菜。其实,我心思里,却是要感受一下久违的泥土芳香。究竟有多久没和泥土零距离接触了,一个不可触及的问题。姨父八十一岁了,除去因曾经中风后行走拖沓的双腿外,其他方面身体状况尚可。褐色的面孔布满了深深浅浅、纵横交错的沟壑,土地般深邃而睿智。左脚前,右脚后,一进一跟的行走,步子不大却极快,很稳。老人话不是很多,偶尔的闲聊几句,左右不过是前屋的相识老孩儿,后舍的当年识字班,看似平淡,却总是让母亲泪水盈盈的笑而不语。我紧赶慢赶,总归没有被落下。不大时间,到了地头。这儿的土地,方方正正的不是很大,却很规整,整整齐齐像等待检阅的士兵,而姨父一到田间,突然年轻了许多,清瘦的脸庞上散发出极致的光辉,恍若一个骄傲、自信、运筹帷幄的将军。姨父慢慢地跪下,先审视一下土壤,而后放下装芹菜苗的筐子和紧握的小锄,眯起眼睛,迎着阳光,抓起一把泥土缓缓地洒落。一粒粒泥土有了生命般,在阳光辉映下漫天飞舞。男儿膝下有黄金,跪天、跪地、跪父母,而对于俯仰于黄土地的农民来说,天即是地,地即是父母。这震撼的一跪,饱含了多少对黄土地的深情与眷恋,这是对这方养育生命的水土的最崇高的祭礼。这一刻,天、地、人溶于一体,和谐的令人迷失,让人忘我;这一刻,空气是静止的,呼吸是凝滞的。正午,太阳高照,不觉间我已泪流满面,是伤怀,是感动,是难以排遣的情缘!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)| 评论(23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